欢迎您来到成都合同纠纷维权网,希望能够帮到您!

您现在的位置是:成都合同纠纷维权网>律师动态 > 正文

【下午茶】:《侵权责任法》解读之侵权责任主体的特别规定

来源:成都合同纠纷维权网  作者:成都合同律师  时间:2015-04-14 15:14:41

无论是在《侵权责任法》还是在其他的法律规范中,法律都承认这样一种规则,即在有些案件中做出侵权行为、直接造成损害后果的人未必是直接承担侵权责任的人,该侵权责任可能由另外的人单独承担,或是由另外的人与直接做出侵权行为的人共同承担,这就是所谓的关于侵权责任主体的特别规定。

目前在我国,有关侵权责任主体的特别规定主要集中在如下几种责任上:监护人责任用人者责任网络用户与网络服务提供者责任公共场所管理人与群众活动组织者责任以及教育机构责任

 

                                    学校教育机构责任

 

【案例】:袁某某诉精英职业技术学院案

袁某某是某市精英职业技术学院学生,在袁某某入学不久后,精英职业技术学院的辅导员柳某发现该生在军训期间情绪极其不稳定,不仅很少同学院教师以及其他同学沟通交流,且经常胡言乱语,辅导员怀疑该生患有精神疾病,遂于2008年9月8日上午向学院领导进行汇报,学院领导指派辅导员柳某以及3名学生干部监护袁某某,并联系袁某某家人。9月9日凌晨,在辅导员回到办公室打电话之时,袁某某在宿舍内忽然情绪失控,拿起宿舍内其他同学的剪刀,意图攻击其他同学,随后,在摆脱了其他同学的看护后,从3楼宿舍的阳台上跳楼,造成身体多处骨折,后经治疗出院,但最终身体瘫痪。后经查明,袁某某在高中期间,患有间歇性精神疾病,但家人瞒报该生病史,最终使得该生被精英职业技术学院录取。后袁某某的家人以袁某某的名义将精英职业技术学院告上法院,要求其承担全部损失,及精神损害赔偿共计25万元。

【处理结果】:

法院经过审理认为,袁某某在案发当时,是处于发病期间的精神病人,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的,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应当承担责任,但在本案中,袁某某家人采取隐瞒病史的行为,才使得本不该入学的袁某某入学,加之其本人的自残行为,是损害发生的直接原因,应当由袁某某本人及其家人承担主要责任,精英职业技术学院在发现原告精神异常后,积极采取看护措施,但看护措施存在一定漏洞,未能完全尽到管理职责,承担次要责任,因此最终判决精英职业技术学院承担30%的赔偿责任。

 

一、     教育机构直接侵权责任

教育机构直接侵权责任是指教育机构没有尽到教育、管理的职责,从而造成在教育机构内就读和生活的无民事行为能力和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人身伤害时,教育机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教育机构承担直接侵权责任具有如下特征:

(一)  《侵权责任法》中规定的教育机构侵权责任必须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教育机构学习和生活期间遭受损害的,如果是成年人在教育机构遭受损害,则适用一般性的侵权责任规定,而不适用《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八至第四十条的规定。

(二)  教育机构并非未成年的监护人,因此教育机构在直接侵权中,承担责任的归责原则是过错原则或过错推定原则,而非无过错原则。举例而言,甲某是未成年人,因与同伴争吵,将同为未成年人的乙某打伤,甲某的父母此时必须承担侵权责任,无论其在主观上是否具有过错,当然,如果甲某父母确已尽到监护职责,可以适当减轻,但不能完全免除其侵权责任。但甲某若是在校园生活期间将乙某打伤,则学校可以通过主张自己没有过错而彻底免除责任。也就是说,如果教育机构能证明自己尽到了教育和管理职责,那么教育机构可以免除责任。

(三)  受害人遭受的必须是人身损害。只有当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校期间遭受人身权益的损害时,如健康权、生命权受到损害时,才可以适用《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至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财产损害,则适用一般的侵权行为的规定。

(四)  (四)《侵权责任法》在规定教育机构的直接责任时,对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和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遭受的损害,做了区分对待。当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在教育机构内遭受损害时,直接推定教育机构具有过错,即采用过错推定责任,也就是说,受害人无须证明教育机构有过错。但在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遭受损害时,教育机构是否有过错就必须由受害人来加以举证证明了,即采取的是过错原则的归责原则。

 

二、     第三人侵权时教育机构责任

第三人侵权时教育机构责任具有以下特征:

(一)  所谓第三人,指的是既非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的内部工作人员,也非在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内学习和生活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实践中,一般常见的第三人都是出于报复社会等目的有所预谋的犯罪分子,或是临时起意的侵权人。

(二)  在第三人侵权时,教育机构若需承担责任,必须是未尽到应尽的管理义务。换句话说,如果教育机构能够证明自己在案发当时已经履行了自己应当履行的校园管理、安全保卫等管理职责,则该教育机构可以免责。

(三)  在第三人侵权时,教育机构因未尽到管理职责而承担侵权责任时,其承担的相应的补充责任。

 

【案例】:鲍某某(男,15岁)是向上中学三年级学生,2009年4月22日下午放学后,鲍某某与同班的3名同学一起留在教室打扫卫生,打扫卫生完毕后,鲍某某与其他同学在操场上踢足球。期间,校外无业青年史某某(男,22岁)等4人也进入该校踢足球,因鲍某某所踢足球打到史某某的头部,双方发生争执,史某某一怒之下将鲍某某打倒在地,随后又进行殴打,后被同行人员劝阻离开校园。鲍某某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肋骨骨折,头部脑震荡,为治疗花去人民币8000元。史某某随后被公安机关抓获,并因触犯刑法被判处拘役6个月。后鲍某某父母将史某某与向上中学告上法院,史某某对侵权行为以及损害结果没有异议,但表示自己因没有工作,实在无力承担8000元的赔偿,只能赔付给原告5000元。向上中学表示,原告在放学打扫卫生完毕后,不及时回家已经违反校纪,且伤害行为是由史某某做出的,学校与该案无关,不应当承担任何责任。

【处理结果】:法院经审理认为,史某某因琐事与本案原告发生争执,随后采取暴力手段,严重侵犯原告的人身健康权,对此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同时,案发时尽管已经是放学时间,但原告依然处在向上中学的管理范围之内,向上中学应当承担对原告的教育职责和人身安全保障职责,但当时向上中学的值班保安以及其他管理人员未能防范、制止案件发生,不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尽到了教育与管理职责,因此也要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法院考虑案件的具体情况,最终判令被告史某某承担侵权责任,即承担8000元的全部损失。损失无法执行部分,由被告向上中学承担30%的相应责任,即赔付2400元。

【律师点评】:本案是一起典型的第三人侵权时教育机构责任案件,在本案中,造成鲍某某实际损害发生的直接行为人是史某某,而非向上中学,但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四十条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以外的人员人身损害的,由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未尽到管理职责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由此判决向上中学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是正确的。

分享到:

上一篇:【法律干货:解读《治安管理处罚法》之处罚依据】

下一篇:最后一页

189-0817-7701

我们的服务范围

THE SCOPE OF OUR SERVICES

法律在线咨询

LEGAL ASK ONLINE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